产业公司

退市倒计时,拉夏贝尔的A股启示

发布日期:2022-04-29 11:18    点击次数:69

作 者丨朱艺艺

编 辑丨李新江

图 源丨图虫

拉夏贝尔(603157.SH)在 2021 年年报中用了一句"病来如山倒"来形容目前处境。

继 2014 年港股上市,2017 年,拉夏贝尔登陆沪市,成为"国内首个‘ A+H ’两地上市服装品牌"。

彼时拉夏贝尔的 A 股总市值最高曾达 160 亿元左右,眼下,总市值仅为 5.75 亿元。

"扩充营销渠道,优化营销网络,进一步提高品牌多元化能力、设计能力、管理能力。" 2017 年 9 月,拉夏贝尔 A 股上市前夕,时任董事会秘书向 A 股投资人许诺。

五年后,看似正是这一战略成为拉夏贝尔故事转折的诱因。

日前拉夏贝尔总裁张莹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拉夏贝尔仍在 H 股市场,"即便在 A 股退市,我们也会按照上市公司的治理规范来要求自己,以期有一天重回增长轨道,重返 A 股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拉夏贝尔已将线上业务调整为"品牌授权 + 运营服务"新模式。

此外,筹划资产处置事项、争取外部融资及争取引入新的投资……也在公司计划之中。

多品牌战略失效

根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其在多品牌之路上狂奔的同时,或许正是被多品牌绊住了手脚。

在 2011 年之前,拉夏贝尔仅有 LaChapelle、Puella、Candie ’ s 三个女装品牌。

2012 年,公司明确提出"多品牌、直营为主"的发展战略,一口气推出 6 个新品牌,涵盖女装、男装、童装等不同领域。

2015 年以后,拉夏贝尔选择了更为激进的扩张模式,通过投资合作拓展新的品牌。

如 2015 年,拉夏贝尔斥资 2 亿元对电商企业杭州黯涉集团的控股,2016 年,拉夏贝尔以 1600 万元收购广州熙辰服饰 80% 股份,2019 年,拉夏贝尔完成收购法国 Naf Naf 品牌。

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通过外部控股合并等方式,在巅峰时期,拉夏贝尔手握 14 个品牌。

2015 年 -2019 年,La Chapelle、Puella 两个主品牌合计实现营收分别为 53.95 亿元、52.45 亿元、40.61 亿元、41.22 亿元、29 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 59.4%、51.2%、45.2%、40.51%、37.83%。

除了 7m、LaBabit é 两大品牌的营收占比仅在 10% 以上,其余新品牌营收贡献微乎其微。

4 月 13 日,某服装行业上市公司董秘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利用杠杆资金收购的品牌,如果不能及时带来现金流和利润,还需要偿还贷款本金和利息,就会给公司带来极大的资金压力"。

海外并购品牌失利也成为拖累拉夏贝尔的关键一环。

2018 年,拉夏贝尔以合计 4.38 亿元人民币收购法国品牌 Naf Naf SAS100% 股权 , 事与愿违的是,Naf Naf SAS 并未给拉夏贝尔的业绩带来起色。

Naf Naf SAS 自 2017 年亏损 650 万欧元,至 2019 年亏损扩大至 5300.76 万欧元。

2020 年 2 月 25 日,拉夏贝尔失去对 Naf Naf SAS 的控制权。

2018 及 2019 年开始,拉夏贝尔聚焦以女装品牌为核心,主动收缩 Pote、JACK WALK 等非核心品牌及业务发展规模。

2019 年 5 月, 广州鹏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拉夏贝尔以 2 亿元出售旗下控股子公司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54.05% 的股权,其旗下七格格、OTHERMIX 及 OTHERCRAZY 等线上服饰品牌也随之被剥离。

2020 年,拉夏贝尔旗下男装品牌 JACKWALK 申请破产清算获得法院受理。

"一是战略失误,将直营与加盟多品牌并举,门店快速扩张到近万家,但是资金和管理跟不上;二是治理问题,公司内部治理与风控存在缺失,重大决策没有形成有效的机制。" 4 月 12 日,零售行业独立评论人马岗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逆周期

从渠道来看,区别于同行业大部分竞争对手,拉夏贝尔总体采取全直营的销售模式,直接控制和经营所有销售网络。

而这与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的创业经历不无关系。

做服装代理起家的邢加兴深谙经销商加盟模式在渠道可控性、利润分配方面的弊端,因此押注了"全直营"模式。

2011 年,拉夏贝尔仅仅拥有 1841 家线下门店,但是到了 2017 年末,其线下门店迅速拓展至 9448 家。

这是邢加兴和拉夏贝尔最辉煌的时刻。

在上市之前,联想和高盛相继投资,或许也给了拉夏贝尔规模继续扩张最大的首肯与加持。

拉夏贝尔的营收规模从 2013 年的 50 亿元,上升至 2017 年的 90 亿元。

"在 2018 年的时候,兴哥(邢加兴)就已经发现公司不太对了。"在一篇早期对拉夏贝尔的报道中表示。但是从财报看来,拉夏贝尔归母净利润在 2015 年突破 6 亿元之后,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当时拉夏贝尔的同行,在选择大相径庭的发展路径。

2017 年上半年,以传统门店模式为主的服装企业安正时尚(603839.SH)携手旗下 5 大品牌入驻京东,被视为公司布局线上渠道战略的重要一步。

此外,2018 年 12 月 15 日,快时尚巨头 H&M 宣布与阿里巴巴扩大合作,将于 2018 年春季正式登陆天猫。

而拉夏贝尔线下门店扩张带来的,则是 2016-2018 年,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 40.45 亿元、43.55 亿元、60.32 亿元,逐年增高。

2018 年,拉夏贝尔遭遇了上市之后的首次亏损,净利润亏损 1.6 亿元,同比下降 132%。2019 年,拉夏贝尔砍掉了近一半门店,2021 年底,拉夏贝尔的线下经营网点骤减至 300 个。

二级市场,2017 年 10 月,拉夏贝尔股价一度创下 31.42 元的历史高点,即使到 2018 年上半年也保持在 20 元左右,到了 2019 年 8 月初,其股价一度跌破 5 元,目前更是一路走低,在 1 元左右徘徊。

平衡与出路

4 月 12 日,浙江省无缝纺织协会副秘书长许海坡也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企业的生存主要围绕三大链条展开,一是消费链、二是供应链、三是资金链。"

消费链、供应链的整合能力直接影响着资金链的周转水平。

拉夏贝尔的一套组合拳正在试图走出泥泞之地,也暗合这种分析判断。

今年 4 月,拉夏贝尔总裁张莹接受媒体专访时坦言,"其实在上市之前,拉夏贝尔就已经拥有了很好的市场认知度,上市也并没有为我们带来立竿见影的业绩翻番效果;在近几年,公司也因关注资本市场表现而分散了部分精力。"

拉夏贝尔当前管理层认为,A 股退市后,未来可以更加聚焦公司的经营管理。

今年,拉夏贝尔将重点打造四个主力品牌,包括主品牌 Lachapelle 将会面向 28-35 岁年轻女性进行更加清晰的定位;核心女装品牌 Puella 则定位于休闲风潮牌。

上述服装行业上市公司董秘认为,服装行业进入供给大于需求的红海市场,更考验品牌各方面内力。

退市之前,拉夏贝尔的 A 股总市值 5.75 亿元,H 股总市值仅 1.807 亿港元(约 1.48 亿人民币)。

数据显示,截至 2022 年 2 月 28 日,拉夏贝尔仍然有 12675 户 A 股股东。

对于拉夏贝尔从 A 股退市,市场人士持有不同意见。

一方观点认为,"尽管目前资不抵债,但是拉夏贝尔仍然有多个女装品牌,在线下渠道也有经验,随着历史问题出清,拉夏贝尔回 A,只是时间问题",也有观点认为,"拉夏贝尔的品牌无论在影响力还是消费者认知层面都已经大幅下降,此番退市后,很难东山再起"。

A 股退市之后,什么才是拉夏贝尔的新出路?

目前来看,拉夏贝尔一方面出租或处置现有低效物业资产 ( 包括总部园区物业及仓储物流资产 ) ,2021 年实现租赁收入 5192 万元,占报告期收入的 12%;另一方面,通过以货品抵偿债务等形式,2021 年实现债务重组相关收益金额合计约 1.5 亿元。

拉夏贝尔 2021 年通过拓展品牌授权业务,获得营业收入 6045 万元。

在 2021 年年报中,拉夏贝尔也提出了解决历史问题的一系列方案,包括"筹划一揽子债务问题解决方案"、"未来渠道策略将转变为‘开新店、开好店’,以单店为口径推动遗留问题出清,提升线下经营网点的店效、坪效及盈利水平"等等。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2020 年 2 月,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辞去公司所有职位,此后公司控制权也发生变化,上海其锦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文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管理层重组。

目前,张鑫担任拉夏贝尔董事长,其自 2019 年 1 月至今任文盛资产股权投资部副总经理。

前十大股东中,除了上海其锦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文盛资产合计持股 30.17%,海通证券资管 1 号位列第三大股东,持股 14.61%。

这些机构能否帮助拉夏贝尔重新回到正轨?一切拭目以待。

AAB

上一篇:二次元美少女图集(第32页)
下一篇:“文物大盗”卢芹斋,娶15岁的女子为妻,只为和36岁岳母搞暧昧